第167章 临行
万卷经笥>武侠>从笑傲开始周游诸天>第167章 临行

从笑傲开始周游诸天第167章 临行

作者:停电不点灯分类:武侠更新时间:2022-08-06 08:58:57

第167章临行

从笑傲开始周游诸天第一百六十七章临行

独自出了紫微城,杨青迈步走过天津桥汇入人群,再穿过两条街便到了洛阳城西一处幽静街区。

这片地界少有商户行人,四下建筑尽是高门广户。

所居住者不是富商巨贾,就是洛阳城如今的实权人物。

元文都等一众人也大都居住在此。

走不多久,他在一处高悬魏国公府匾额的门前停下。

魏国公乃是李密早先归降洛阳时,杨侗给他的封号,如今仍然保留。

杨青诛除王世充后,李密安坐府中,明面上已经不问军事。

国公府守门的家丁有别于其他府邸,名为家丁,却仍旧穿着一身皮质软甲。

一见杨青,立刻有两人打开大门跪地叩拜,另有两人行礼后便匆匆跑进门内通传消息。

因此当杨青越过前院时,李密已经先一步出门迎接。

“臣李密,叩见皇上。”

“起来吧。”杨青挥袖将他托起,当先朝前走向迎宾厅堂。

李密起身跟上,四下里自有家仆往来奔走,奉上瓜果香茗。

在厅中分主次落座,杨青对李密笑道:“听说你在家休养一个月,又闭门谢客,怎么?怕我起疑心?”

自从那天乾阳殿对答之后,李密对瓦岗军彻底放手不再过问,只留王伯当徐世绩等人在军中,自己则彻底蛰伏,澹出洛阳权力圈。

但对于杨青,他反而比常人更加关注。

所以听他直言不讳也不意外,只恭敬说道:“皇上威德广布,洛阳如今无人不服,岂是区区微臣可以动摇?

微臣闭门不出,实则是在思虑过往种种,反省己身。”

“你不用这么小心翼翼,敢留你在洛阳,自然有我的道理。”杨青看了看桌上精致的点心:

“今天来是知会你一声,明天我要去长安走一趟。如果洛阳有变,元文都找到你时不用有所顾忌,可以放手去做,一切以稳定为主。”

“长安?”李密眼神微不可察的闪烁两次,随即皱眉道:“不知皇上打算带多少人去?”

“就我自己。”

“此举不妥。”神色一定,李密正色道:“皇上武功卓绝,但身份敏感,此时去长安大为不妥。

臣听闻昨日李秀宁来洛阳有意劝降被皇上婉拒,但李世民平定西秦,关中势力已在西北连成一片。

可以预见李唐下一步必然南下,而洛阳正是首当其冲。一旦李世民领兵来攻,洛阳危矣。”

杨青眼中闪过青色芒影,点头笑道:“所以我才来对你委以重任。”

“我?”李密失笑道:“微臣如有那等威望,又怎会困居府内?”

话刚出口,他勐地一怔,心中一片茫然。

“不需要你威望压人。”杨青毫不在意摇头道:“裴仁基等人都是沙场宿将,这你该比我明白。

只是若论谋算还要差你一些,他们拿不定主意时,你可代为主持大局。”

李密转瞬间已从方才懵懂状态脱离,闻言小意答道:“名不正言不顺,且不说他们,只是元丞相恐怕也不会让我插手军务。”

“我自有安排,你到时照做就是了。”

“微臣领命。”顿了顿李密接着说道:“不过皇上至少带几个随行之人,若真有变故,也方便通传消息。”

“也好,你让沉落雁安排吧。”

“是。”

沉落雁在瓦岗做军师多年,专司情报刺探,这方面的事显然她最为合适。

正事说完,杨青轻咳一声又道:“点心打包两盒给我带走。”

李密微一错愕,随即吩咐下人去办。

直到他拎着两盒点心走远,王伯当才从侧面院落走出来。

听李密复述完对话过程,疑惑问道:

“他这是要做什么?”

“我也不知。”李密摇头:“多半是静极思动吧。”

王伯当不忿道:“若要用我等,何不明言下旨,这样私下使唤算什么?我们见不得人吗?”

“这个我倒是能猜到。”李密面色古怪道:“他是怕元文都等人阻拦,想偷偷地走……”

……

拎着食盒出了国公府,杨青沿路寻到玲珑娇住处。

比起李密府邸,这里虽少了几分威严肃然,却整洁雅致。

且距离皇宫不远,环境更显清幽。

他走到近前还未敲门,两扇门扉已自内打开,露出玲珑娇浅紫罗裙的身影。

小柔则抓着她群边躲在身后,等看见杨青才满脸喜色地迎出门外。

玲珑娇疑惑道:“才听说你昨日出门不归,惹得朝臣劝谏,今天怎么又到我这儿来了?”

“我要出趟远门,有些话需要你转述给元文都。”

听杨青解释一遍,玲珑娇苦笑道:“你自己要偷偷去长安何必拉我下水?此事过后我岂不是要被说成放纵误国之人?”

“你在洛阳无官无职,怕谁说?”杨青把食盒递给小柔,揽着她走进院中:“有我在背后撑着,谁又能治你的罪?”

玲珑娇无奈道:“就知道跟着你早晚躲不开这一节……”

等她关闭房门上来与自己并肩,杨青笑了笑问道:“培安呢?”

“在房中练功,从昨天到这儿,几乎就没出过门。”

两人说话的工夫,房内高培安已经听到动静。

待出门见到杨青时,立即上前跪拜:“徒儿见过师父。”

“起来吧。”

探手提起高培安,真气在他体内一转就发现功候又有精进。

“啊。”

见了高培安,小柔把食盒打开,拿出里面点心递给他,随后又轻“啊”几声。

杨青与玲珑娇不明其意,高培安听了笑着向两人解释道:“姐姐嫌我练功太勤,没陪她说话。”

杨青听完伸手在他头上揉了揉:“我传你的武功本来就有速成功效,加上你年纪又小,只要不彻底放下,与日俱增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用功太过说不定会适得其反,多抽出时间陪你姐姐吧。”

“徒儿知道了。”

“瑜加密乘你练得如何?”

高培安闻言认真答道:“开始时只觉浑身酸痛,不见什么功效。不过从前天起我好像觉得自己睡的短了些。”

“哦?”杨青来了兴趣,接着问道:“你详细说说。”

“徒儿以往总要睡够四五个时辰才会醒来,可从前天起只三个时辰就醒,而且精神比起往常还要好。

昨天,今天也都是这样。

除此之外,我眼睛好像能看得更远,听得也更清楚,就连运气行功也比过去更快。”

杨青边听边琢磨,《瑜加密乘》本是xz密宗真传,金轮法王练了一辈子也只是初窥门径,不能真正入门。

就这样还把脑门练瘪了。

但以他的天赋心性来说,这显然不正常。

没有哪个门派会把一门永远练不成的功法,当做宝贝一样传承下来。

因此只能归结于这门功法或许跟《先天功》一样,已经不适合在那个世界修炼了。金轮法王强练功法,导致脑门凹瘪就是明证!

至于原因是天地灵气渐薄,导致时代越往后移,越难出高手还是其他什么,就不在杨青考虑范围内。

总之金系武侠世界从前到后,由强转弱是不争的事实。

而对于《瑜加密乘》,杨青根据高培安所说猜测,很有可能是一门修炼自身神意的法门。

通俗来说就是修炼强化精神,以期达到神念合一,外化神通的功用。

说起来玄之又玄,其实但凡武者练气有成,气血充盈下都会或多或少反哺自身精神。

使人变得耳聪目明,五感敏锐,思维迅捷,又或像徐子陵那样产生不可言说的奇妙第六感应。

根据每人所练功法,达成的成就各有不同。

像《瑜加密乘》这样的武学,杨青知道此方世界还有一门极为类似的功法,叫做《御尽万法根源智经》。

杨虚彦日后就曾凭借此功,结合石之轩的《不死印法》创出《黑手魔功》,可在体外凭空凝聚巨灵之手,威力绝伦。

这门功法乃是西域大明尊教的镇教绝学,说起来还和玲珑娇有些关系。只是以她的身份,不能得到传授而已。

想到这儿他目光移向玲珑娇。

“你看我干什么?”

“没什么。”

玲珑娇一直没跟他说过自己大明尊教的身份,杨青也从不提及。

对于大明尊教的镇派绝学他现下也没有觊觎的念头。

因为仅以高培安初窥门径的反馈,就可知《瑜加密乘》潜力很可能还在《御尽万法根源智经》之上。

虽然后者据说还有打开人体樊笼,启迪智慧的玄妙功用。

但《瑜加密乘》第四重也号称无穷无尽,永远没有尽头一说。

真到了那个境界,杨青现下也难以想象那会是什么样的光景。

想通其中关键,他又确认高培安脑门儿没有变化。

略感心虚地勉励几句,就任由他们姐弟两人在院中说话。自己进了房内找来纸笔书信一封,交代玲珑娇自己走后再给元文都。

之后又陪几人吃过午饭,被高培安缠着指点武艺,直待到近傍晚才从容离去。

他漫无目的向城中缓行,不一会儿便到了洛阳城主街——定鼎大街。

定鼎大街别称天街,贯通洛阳外城郭与紫薇城,长八里有余,宽四十丈上下。

下书吧

大街两侧遍植樱花,是当今世界上最早的樱花大道。

此时落日西斜,忙碌一整天的洛阳城,也随着日落从天街开始逐渐放缓节奏。

杨青在街边随着三五成群的人流没走多久,远远只见沉落雁带着罗士信迎了上来。

“在外面就别拘礼了。”

抬手止住想要行礼的两人,他看向罗士信道问:“你不是跟裴将军回去了吗,怎么跟沉军师在一起?”

罗士信看向沉落雁,后者立即接口道:“是我找他来的。”

说完她接着又道:“皇……公子此趟出行恐怕难得平静,你武功盖世不担心自家安危,我一个弱女子总要有人护着才行。”

杨青听完心中微动,沉落雁自身武功不说,单论她手下那帮探子也都不是善男信女。

真要找人护持,徐世绩乃至王伯当才更合适。

不过自己这次是偷偷出城,事后元文都知道此事,后果可大可小。

她找罗士信,显然是为了拉裴仁基一伙下水,为李密免去事后麻烦。

“嗯……”想通此节,杨青目光转向沉落雁:“消息没漏吧?”

沉落雁轻笑道:“公子放心,明日午时之前,元丞相都不会得到消息。只不过如何出行还需尽早定下。

若是走水路,能沿黄河逆流而上的船只不多,且都不在近日出航。

而走陆路,两地相隔近千里,又难免辛苦一些。”

杨青与师妃暄定的是一月之内抵达长安,千里之遥于他而言不过三两日的功夫,放开脚程还能更快。

正想着是否要与沉落雁分道而行,忽见前方走来两人。

其中之一,正是乔装假扮成“莫神医”的寇仲。

另一人却不是徐子陵,一身商贾打扮。

他心中一转已明白两人这是分道而行。

寇仲找到洛阳首富沙家的关系,乘船去长安,徐子陵则另走别的途径。

“莫先生!”

正与人低声交谈的寇仲听人呼喊,抬头见是杨青,顿时愣在原地。

然而他只是一瞬迟疑,随即便自然走上前拱手道:“杨大哥,这可真是巧了。”

说着一拍旁边那人肩膀笑道:“沙兄,这位乃是我大哥杨公子,与你一般都是我极好的朋友。”

沙家作为洛阳首屈一指的大家族,对杨青显然有些了解。

寇仲旁边叫做沙福的中年人从见到杨青三人开始,就两眼发直,双肩微缩,明显是认出杨青身份。

此时被他一拍,冷不丁打个激灵。又听他一顿不着调的介绍,只能羊装幸会地拱了拱手,哪敢随便搭话。

几人中罗士信基本算是江湖小白,对军中以外的事鲜少涉及。

沉落雁也因寇仲惟妙惟肖的伪装,一时不曾发现端倪。

杨青则与寇仲心照不宣的假客套:“莫先生这是要到哪里去啊?”

寇仲出了名的胆大包天,见杨青无意戳破他身份,于是信口说道:“我接到朋友来信,长安城中有人出重金悬赏名医,打算明日去撞撞运气。”

沉落雁闻言心中疑惑,总觉得过于巧合,却又想不通哪里有问题。

另一边杨青已经跟寇仲谈起搭船同行的事宜。

“你要去长安!?”

寇仲惊讶下声线略微拔高,随即不解道:“杨大哥洛阳的生意做得好好地,怎么要去长安发展么?”

杨青见他样子有趣,也不接话,而是看向沙福问道:“沙先生,想搭你的船出趟远门,不知道方不方便?”

沙福闻言抱拳躬身道:“不敢不敢,杨公子想搭船自然是方便的。”

杨青转向沉落雁道:“那你就去跟沙先生谈谈吧。”

沉落雁点头答应一声,带着罗士信去与沙福约定时间。

寇仲则跟着杨青继续走到另一边。

只剩两人,他也不再伪装,对杨青苦笑道:“我说皇上大哥,你是否不知道李氏一家如今正欲杀你而后快,怎么还要去长安呢?”

“他们杀你的心思只怕更重一些,你不一样要去?”

“小弟怎敢与大哥相比。”寇仲苦着脸回道:“我眼下创业未成,不开启宝库就不能成事,可大哥你家底丰厚啊,何苦去冒风险?

如果是去刺杀李世民,我可难能为你保守秘密。”

“与李世民无关,与师妃暄有关。”

“师妃暄?”寇仲问清其中缘由,眼神几次变幻,最终叹息道:“这话不能对小陵说,却能对你说。

我很想把这位‘仙子’打进冷宫,令她永远不能出来兴风作浪!”

……加入书签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宋体楷书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偏大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女生逍遥软萌
语速
适中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错误举报